主页 > 首席继承人 >

首席继承人:##国内新闻##

2019-09-20

原标题:与其质疑县长直播,不如鼓励官员深入网络为民办实事

近年来,县长这个群体涌现出不少“网红”,令人瞩目。其中,大部分现身网络直播是为推销当地的特色农产品,效果还不错。如在2018年首个中国农民丰收节期间,8个县长走进直播间给家乡农产品代言,确山县4小时内卖出20000份红薯,阳曲县卖出8000份小米,西峡县副县长刚坐下,订单就蜂拥而至等。2019年5月18日,砀山县副县长朱明春直播推介砀山特色农产品,10多分钟成交150万元。

如果说县长们直播推销特色农产品还只是网络时代官员试水塑造“新形象”的话,那么,最近内蒙古多伦县县长刘建军呈现给公众的“形象”就更为“鲜活”了。据红星新闻报道,刘建军在短视频平台上拥有近10万粉丝,他利用出差和下乡视察的时间进行直播,并拍摄大量短视频,直播时长打败95%的主播。

在通过直播和短视频帮助群众解决问题的同时,刘建军的所作所为也带来了很多争议:有人说他作为县长,上班玩直播,不务正业;有人说他作秀,搞个人宣传;甚至还有人跑到直播间谩骂。

刘建军这么做好不好?对不对?是不是不务正业,是不是作秀,我觉得,作为县域治理的一种新尝试,政务直播还处在摸索阶段,公众大可不必一棍子打将下去,应多一些包容和宽容之心,姑且拭目以待,让时间来检验刘建军的做法是否有价值、有意义。

拨开纷繁的争议,作为县长,刘建军主动与网络时代接轨,并借力网络对县域治理进行探索的做法,是值得肯定和鼓励的。有人说,在新时代,领导干部过不了网络关,就过不了时代关。这话很有分量,扪心自问,在全国那么多县中,像刘建军这样的县长能有多少?

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刘建军坦诚,他在今年2月的一个活动上碰到一个“网红”,才知道什么是“网红”。“网红”即网络红人,在互联网56k时代就已经出现了,只是将其定名为“网红”才是前几年的事情。在互联网已经进入5G时代的时候,刘建军才知道什么是“网红”,这里面包含的丰富信息令人深思。

接轨晚并不意味着就会落后。可贵的是,刘建军意识到了“这个东西挺重要”,开始研究短视频直播平台,并提出“践行网络群众路线,推进新媒体问政”的思路,带头先录小视频,然后开始做直播。在越野车碾压草场事件中,他依靠短视频直播平台不断发声,赢得了一场“舆论战”的胜利,成为“网红县长”。

当然,不能说刘建军与互联网接轨晚就否认官员们不懂互联网。事实上,很多官员都懂互联网,也在努力尝试通过网络关。四五年前,微信公众号火热时,很多单位都开办了公众号,甚至组建专门的部门或指定专门的人员开展这项工作。可是,如今现在还有多少公众号活跃在网络中?热潮过后,留下一地鸡毛,写满大大的“尴尬”。

原因出在哪里?高高在上,脱离群众,脱离现实,拿腔拿调,照抄文件,在网络时代能收割公众的流量么?刘建军能收割流量,离不开他遵循了互联网的传播规律,更重要的是,他能放下身段,深入基层,深入群众,说群众话,关心群众事,解决群众难题。这样的官员,老百姓不喜欢都难啊!

惟愿越来越多的官员能在网络时代寻找到理政的好办法,有勇气、有能力深入网络,为民办实事、解难题。

红星新闻签约作者 黄益耕

来源:红星新闻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02-2011 和记h188怡情慱娱 版权所有 和记h188怡情慱娱-【不钓鱼】-请认准和记官网:www.h88285.com
亚马孙雨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