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灯具 >

程易田诗序文言文原文及译文

2019-06-08

原文:

余性顓愚,知志乎古,而不知宜于时;常思以泽及斯夷易近为任。凡世所谓巧取而捷得者,全管丕知其径术,以故与经纳之士相背而趋,终无遇合。退而强学,栖迟山陇之间,虽非有苦,而亦未尝有乐也。

年已晚幕,始为博士①于黟。博士之官,卑贫无势,最为人所贱简。而黟、歙左近,歙尤多英贤,敦行谊,重交游。一时之名隽多依余以相劘切,或抗论今时之务,注念生人之欣戚,慨然嗟叹,相对而歌。盖余一生之乐,无以加于此矣。

程子易田,尤所称著材宿彦,亦朝夕相从。其所为诗歌,摅词方正而寄兴深至,尝谓其有陶潜之风。易田固信余,余亦甚重易田也。虽然,余老矣,今年年七十有三,将归休于枞阳江上。而易田年逾四十,犹困于诸生②;家又贫,桑梓不够以自活,亦将糊其口于汝阴。念欲长与诸正人游处,弗成得矣。

居稽也,弦诵也,欣欣而忘其倦也。欢聚不久不多离散随之余于此共犹能独乐焉否耶夫以一生未尝有乐之人徒以与诸正人游处而乐今复以聚之不常而不乐生焉。回忆茕居时,虽无所乐,而亦非有不乐也。则是今日之不乐,由前日之乐而来也。夫造物之于人,安能使其长乐哉?因取易田之诗所谓“濠上吟③”者,反复咀吟,益叹其文章之古,与其人之心貌相当。属其板刻之,以与四方之知言者共读焉。而余为序之如斯。

(选自刘大年夜魁《海峰文集》,清乾隆刻本)

①博士:学官名,掌管文庙《孔庙)祭奠、教导生员等。②诸生:生员,俗称秀才。③濠上吟:语出《庄子。秋水》中庄子与惠子的“濠梁之辩”。

译文:

我生性屈曲蒙昧,知道深信古道,却不知道投合时俗;时常惦念着把施恩于庶夷易近作为自己的重任。凡是众人所谓谋利取巧、行走捷径而取获成功的,我都不知道他们取获成功的路径和措施,是以我与王侯将相相背而行,终极没有碰到志趣相投的人(或“碰到赏识自己的人”)。隐退而努力进修,游息山野之间,虽然不是有过苦楚,但也未曾有过快乐的。

我年岁已进入老岁长年,才开始在黟县担负博士。博士的官位卑下,生活贫穷而没有权势,最为人所轻视、怠慢。而黟、歙左近,歙县多有英才贤士,重视品行和道义,注重结交同伙。一时的俊杰大年夜多依傍我而互相商讨雕琢,无意偶尔高谈当今的事务,顾虑一生易近的忧乐,不禁感慨太息,面对面歌咏。大年夜概我生平的快乐,没有什么可跨越这个了。

程君易田,尤其被人称颂为著材宿彦(德才兼备之士),也日夕追跟着我。他所写的诗歌,语言朴实而寄寓深远,我曾说他有陶潜的遗风。易田执意尊奉我,我也异常看重易田。虽然这样,我终究老了,今年我年岁已七十三岁了,将归乡隐居在枞阳江边。而易田年岁已过四十,却仍旧被困在生员(秀才)之列;且家里又贫苦,在家乡不够以养活自己,也将到汝阴营生。心想经久与诸位正人相处,是弗成得到的。

合营栖身合营研讨,一边弦歌一边诵读,欣欣然而忘怀了委顿。欢聚不久,离散随之而来,我在此大年夜概还能独自快乐吗,不能吗?因为生平不曾有过相处快乐的人,只是由于与诸正人相处而快乐,如今却又由于相聚不能长期而心生烦懑乐。回忆独自生活的时刻,虽然没有什么快乐,但也没有什么烦懑乐。然而今日的烦懑乐,是由往日的快乐而招来的。那造物主对付人,又怎么能使他经久快乐呢?于是,拿来易田的落款为“濠上吟”的诗集,反复咀嚼吟诵其诗,加倍齰舌其文章之古朴,与其人之心灵、相貌相相符。我吩咐他将其诗作板刻成集,用来与四方的知音一路诵读(或“而与四方的知音一路诵读它”)。而我为他的诗集作这样的序。

Copyright © 2002-2011 恒峰国际 版权所有 恒峰国际-啪叽灯具行业资讯网